随缘更新的柳梓煞

在Lofter白嫖一年多的伸手党终于决定回报社会啦!
cp:盾铁,锤基,冬叉,贱虫,幻红,奇异玫瑰,双豹,福华,德哈,罗赫,GGAD,哈蛋,莫萨,超蝙超,绿红,RF,肖根
学生党,不定期更新,周末不更,争取每周双更吧
看清楚了再关注哟:D

Betray会有重置版

【德哈】秃头,今年是我们相识的第十八年

*ooc有

*私设有

*书信体  

*甜的

*上一章

亲爱的魔法部部长:

     海德薇的速度真是越来越慢了,今天下午六点才把信送到。还有差不多二十四小时就要和你见面了,我还什么都没有准备,要不要在路上给你买一束玫瑰花?哈哈,我也许会看到你被我感动得热泪盈眶的样子。

     说实话,这几年我变得勇敢了一点,各种方面的。大概是因为罗恩和赫敏,当然也有其他的原因。就像你说的,罗恩从一年级开始就喜欢赫敏了,要不是因为他怂,他们早就可也在一起了。毕业两年后,他俩就一直处于暧昧的状态,最后还是赫敏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不过那时候赫敏已经和某个拉文克劳的男生订婚了(就是那个在舞会上和她搭档的那个男生),这当然是假的,是赫敏为了气罗恩撒下的谎,而且只有罗恩一个人相信了——当他得知“噩耗”后,他的脸红的就像一只花栗鼠。

     综上所诉,为了不再听到罗恩的鬼哭狼嚎,我决定答应你的提议,房租也勉为其难地让你帮我付了吧,谁叫我是救世主呢!

     你现在一定会觉得我很草率,从我看到这封信到现在——过了不到半个小时,请原谅我的鲁莽,因为我不想让房东留下遗憾。真的,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看看那间房子了,格兰芬多式的桌布一定会比那些绿色的床单好看。

     说到明天的会晤 约会见面,我想提早一点时间。并不是因为想早点见到你啊,我打算回一次霍格沃兹,去去看一场魁地奇,想当年,我们可是全校的金牌找球手。从霍格沃兹出来我蛮还可以到下面的霍格莫德看看,不知道在哪里会不会看到记得贪玩逃课的学生。

     还有你说的麻瓜的五星级酒店。实际上,我已经去过很多次了,几乎每一个“那个什么”的案件都在五星级酒店发生,或许我去哪里衙门还可以给我打个折。(这算是滥用职权吗)

     哦,对了,忘记跟你说时间,我想提早到明早六点怎么样?根据我的了解,你这两天应该不用去上班,恰巧的是我最近也在休假,咱们可以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故地重游,我们一定会找到许多美好的回忆。

     至于看电影吃完饭的话,等我们待会见面后再说吧,那可是你说的,要一切都听我的。

     好了好了,现在我要去好好的收拾收拾自己,还有不到十二小时就要和你见面了,希望你再次见到我时不要太惊讶,赫敏说这十几年来我的品味也一直没有提升。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会认出我来,就像十八年前在马尔福庄园的那次一样。

     
     希望海德薇可以飞得快一点。

                                                                傲罗办公室主任哈利·波特

【德哈】 疤头,今年是我们认识的第十八年

*ooc有

*私设有

*书信体

*本来是想写没有“爱”字的情书,结果写着写着才发现跑题了orz

*短

*也许是HE

     亲爱的傲罗办公室主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你写信,也许是触景生情吧,今天,布莱克和潘西结婚了,他们的婚礼布满了讨人厌的蕾丝边。自然的,我是首席伴郎,成为了整场婚礼的焦点,并不出意外的抢走了这对新人的风头。在场的姑娘都争着给我留电话号码,不过我已经看惯了这种场面,几乎是从我出生到现在,二十九年,我每天都被姑娘们围着,你知道我的发迹线为什么会这么高吗?就是被她们摸秃的。

      话说回来,你还记得十八年前,我们第一次相遇。当时我是真心的想和你交朋友,结果呢——这实在是太尴尬了,到现在我都不敢回忆当时的细节。

      你知道的,我从小就嘴臭,这都是和我父亲学的,母亲说那是他表达爱的表现,我可不相信。如果那时我没有对格兰杰小姐如此毒舌,也许我们会更早的成为朋友。

      说说现在,我今年二十九岁了,有房有车,是一个黄金单身汉,前些日子还被提拔成了魔法部的部长,有好多同事追我,但她们我都看不上,这可不代表我喜欢男生,潘西还是我前女友呢。说到这里,不知道你现在是否有心上人,听说金妮和某个拉文克劳的男生在一起了,罗恩那个家伙从一年级开始就对格兰杰抱有想法。

      不出我所料的话,你现在也是单身吧?当然,也不排除你在当上傲罗后有哪个勇敢的小姑娘对你表白,毕竟你还冠有救世主的名号。

      回归正题,明天就是我们相识的十八年纪念日,照麻瓜们所说的,我们也该“日久生情”了(这当然是个玩笑)。说真的,我有点想你了。你应该明白,我们做了六年的死对头,突然有一天我们就毕业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不过这些年来我有一直关注你的新闻。就像上学时那样,我还是会习惯性的挑你的毛病,同事们还以为我和你是朋友。所以,我想约你出来吃个饭,就是叙叙旧之类的,又或者我们可以看一场电影,去海边一边散步一边聊天,太晚的话我可以请你住五星级酒店。

       如果你愿意,我想带你去见见我的父亲母亲毕竟我已经二十九岁也不小了。那个人死后,父亲的性格就变得温和许多,对你看法也有所改变。如果你会去的话,母亲一定会为你做一桌丰盛的大餐——我们家已经好几年没来过客人了。

      还有,最近我在国王十字车站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我本来打算一个人住的,你懂的,在魔法部上班就像当傲罗一样,实在是太忙了,可能是因为我当时累得头晕眼花,一不小心就租了间大房子,大到可以住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这间房子有一种格兰芬多风格,但窗帘盒床单是绿色的。真不知道房东找那块红黄相间的桌布花了多少时间。

       为了不辜负房东布置房间的用心,我真心诚意的邀请你来当我的室友,房租我来付,就当是我弥补儿时我对你犯下的过错。作为弥补方,我会无条件的答应你的要求,你甚至可以在我们的房子里养狗。

      总之,我明天下午六点会在三把扫帚酒吧等你,还是说我去你家接你?又或者是你想去麻瓜的饭店也没问题,一切都听你的。

       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写信,疤头你可真幸运

      期待你的回信

                                                          魔法部部长德拉科·马尔福

【冬叉】Back (续)(完结)

  *ooc有    
  
  *冬哥描写居多
  
  *一方角色死亡有

  *幼儿园文笔

  *有点短

  *是BE

  *罗斯林我对不起你!

  *上一章在这http://liuzisha.lofter.com/post/1f150c6e_12e6dd84   

      “желание(渴望)       
        
       ржавчина(生锈)      
  
       семнадцать(十七)      
  
       рассвет(黎明)    
 
       печь(火炉)     
   
       девять(九)    
    
       доброта(善良)     
   
       домой(回家)   
     
       один(一)     
   
       грузовик(货车)”       

    声音停止了,James(或是Winter)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张开着,喉结上下滚动,发不出一点声音。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的飞快,幅度也越来越大,就像是在撞破什么东西。渐渐的James的呼吸有些困难了,他不敢大口喘气,但本能却他的胸不断地起伏着。氧气很快就被耗光了,他的眼底发黑,甚至有种悬空的感觉。在James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仿佛听见自己在说-——

    ”Yes,sir.“ 

    不知过了多久,”James“睁开了眼,但他依旧看不见任何东西,他的腿像生锈了一样,久违的氧气充斥着他的肺部,谁知道他刚才昏迷了多久,又在这里站了多久。 

    仅用了15秒,“James”恢复了视力,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Block。和自己设想的一样,Block正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看电视。此时此刻他的脑内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冲上去抱住block。他的血液因为兴奋而集中在腿部,很不巧的是,他还是动不了,他想喊他的名字,但说不出一句话。 

    就在离“James”不到十米的地方,block从沙发上坐起来,在上衣的某个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然后东张西望的不知在找什么。一分钟后,block站起身朝“James”走去。 block停在了“James”跟前,打开了靠墙放的煤气灶。很显然,他看不到“James”,此时的他与“James”只有不到10厘米的距离。“James”伸出手想要摸Block的脸,却被一堵空气墙挡住了。

    灶上的火把烟点燃了,Block的周围烟雾缭绕,加上许久未见似乎有些消瘦的面容,和刚才发生的怪异事情,“James”觉得这有点不真实。Block站在他面前看着他,又好像没有,因为他的眼里没有自己的影子。

    烟还没抽完,“啪嗒”一声,身后的Block身后的门开了,而他恰好带上了耳机。

    门外的人进来了,Block盯着那面墙出神。 

    那个人走到了Block身后,他的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当那个人举起明晃晃的刀时,“James”总算看清了他的脸——罗斯林,那张犯贱的脸“James”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罗斯林好像也能看到他,在那把刀同进Block身体前,给了他一个充满恶意的笑。 

    “Stoooooop!”:James“终于能开口说话了。他嘶吼着,看着block的血洒在灶台上,他的眼泪就不受控地掉下来。他疯狂地捶打着那堵墙,就好像一拳一拳打在罗斯林身上。他的拳头红了,脖子红了眼睛也红了,他地整个人都染上了仇恨的颜色。 

    外面地罗斯林从背后搂着快要断气的Block,就像是故意做给”James“看一样,罗斯林在Block地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随意地把尸体扔在地上转身就走。”James“炸了,各种意义上的,他的眼泪还在留着,牙关被他咬的咔咔响。他攥紧了拳头,用他的那只人类的手臂,一拳,只用了一拳就打破了那堵空气墙。

    看到这一幕罗斯林都惊了,踹开门就像跑。”James“就像一头棕熊,凶狠地扑向罗斯林,一把拎起对方的领子把对方砸到了沙发上,。还没给喘息的机会他就压了上去,拳头像雨点一样砸在了罗斯林的脸上。

    一分钟不到,罗斯林就被”James“揍成了猪头,可”James“觉得这还不够,换了个姿势继续”虐待“着罗斯林。 

    另一边,在一个面积不足100平方米的废墟上,一个身着奇装异服戴着头盔的男人看着监视器上的图像。
    
    ”暴躁,易怒,冷血,果断,残忍,这都是Winter的特性,如您所见,九头蛇的武器又回来了,我的主人。” 披着黑色斗篷的红脸怪物阴笑着如是说 。 

【贱虫】告别 续1

*ooc有

*有一点点BUG

*写的比较糙

*时间线在复联3后

*前面的在这里http://liuzisha.lofter.com/post/1f150c6e_12e53c7e

  

      半年后,无限战争在泰坦星悄悄地结束了。这场并不血腥的杀戮在地球开始却没在地球结束。人类在神盾局的帮助下,仅用了两个月就完成了家园的重建。一切都如往常一样,只不过街上比往常安静了许多。

     因为战争,所有的超级英雄都离开了,留下了无人庇护的纽约城。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们的好领居留了下来,你没看错,就是那个穿着红色紧身衣戴着蛛网面罩的Spider man,他更壮了,更高了,话更少了,行为也更疯狂了。不管怎么说,他依旧是纽约是守护神,纽约市民对他有足够的信任。

      半年后的某一天夜里,“出走”的超级英雄们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一向好动的Peter也没有借着月光在街上闲逛,他的影子穿梭在屋顶上,他连制服都没来得及脱就直奔梅婶家,他实在是太想念梅婶和家里那张柔软的大床了。

       当他经过某座大桥时,他的余光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但他也没太在意,再走五个街区就到家了,他可不想耽误时间。

       Peter没理会那个人,可那个人却看到了Peter。那人追了上去,跑得飞快,就像一个饿了十几天的流浪汉看到一块面包一样。Peter的蜘蛛感应告诉了他威胁的存在。他皱了皱眉,改变了路线,朝Wade家跑去。

      “站住!你个模仿犯!”

        身后的人说话了,这个声音让Peter虎躯一震,差点就从房顶上摔下来。那种说不清的熟悉的感觉萦绕在Peter的脑海里。他停住了,转身准备问个究竟,却被眼前人的装扮给吓得瞪大了眼睛——

      “嘿!这是我的战服!兄弟你谁啊!”“Peter 是你吗?”那人打断了Peter的质问。

        Peter?我有告诉过别人我的真名吗?他是梅婶?不可能。Ned?绝对不可能。Wade?别逗了……等一下,他的面罩是湿了吗?

      “真是个怪人”Peter嘟囔着把面罩摘下来,“看清楚了,我才是真正的Spider-man,中间带横杠的那种。我劝你赶紧把衣服脱下来还给我,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Peter把单词的重音往后移好让自己听起来有气势一点。

       月光下,Peter露出来的红扑扑的小脸吸引着那个人不住地往前靠近。他的面罩越来越湿,到最后甚至能渗出水来。

     “喂,你不要过来啊!”Peter已经退到了房顶的边沿。

       那个人在Peter的跟前停下了,熟悉的气息和着夜风呼在Peter的脸上。那个人摘下了面罩,在他露出下巴的那一刻,Peter几乎是尖叫着扑了上去。

      “Wade!”
   “……”
   “我……我好想你。”

        Wade的那张挂满泪水的牛油果般的脸,如Ryan·Reynolds般磁性的嗓音,是Peter这半年来日思夜想的,梦寐以求的。

      他们紧紧地拥抱着彼此,不出五秒,Wade的肩膀就湿透了。他捧着Peter哭得通红的脸颊,说实话,如果你看见一张涕泪横流的脸,即使那个人是Peter·Park,你也会感到“无从下嘴”。

      “Peter,你累了,我们回去休息吧。”Wade难得这么恋家。

        Peter点了点头,在被Wade抱起来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对方满是小坑的脸上多了一道细长的疤痕,这很不正常。

      “嘿,你的脸怎么了?”

        “啊?什么?”Peter感觉到Wade的脚崴了一下“没……没什么,是趴在桌子上在睡觉的时候被书划到的,哈哈。”

      感觉到了对方的尴尬,Peter好心地转移了话题,“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见梅婶,明天中午?”

     “明天?不,我们不着急,过几天再去吧,你得调整好状态不是么?例如倒时差什么的。”

      “Wade,别装了,你的冷汗已经滴到我脸上了。”Peter在Wade颠簸的怀里一脸冷漠的看看着他,“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TBC

还剩最后一章,等我慢慢肝出来_(´□`」 ∠)_

【冬叉】Back [一发完]

 *ooc有

*私设有

*仍旧小学生文笔

*是BE吧? 

*有点短

*时间线在复联3

  “Buuuuuuuuuuckyyyyyyyy!”在挚友Steve的哀嚎中,我们的“百岁老人”James·Buchanan·Barnes和其他人一样化为了灰烬。

     James并不惧怕死亡,相反,他为此而感到释然。说真的,James盼这一刻已经盼了好久了,他希望自己能在一场伟大的战争中牺牲,然后就能体面地去见那个人——他心中的白月光,Brock·Rumlow。

      如果在下面真的见到了Brock,应该怎么和他打招呼呢?James不安分的想着,是说“嘿!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还是直接来一句“我好想你”。要以一个真么样的身份去见他呢?Winter?还是James?其实自从他七十年前坐上那把烫头椅开始,James就已经不复存在了。日夜不停地洗脑使James的人格逐渐被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九头蛇的杀人武器——Winter。

      藏在深处的James能感觉到,Winter是爱着Brock的。在Winter坐上烫头椅的时候,他的目光是看向Brock的,在醒来时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Brock。他的记忆是由Brock组成的,他的生活也是由Brock组成的,Brock就是他的全部。因为Brock喜欢吃李子,所以他就每天都去菜市场买上一斤李子,因为Brock喜欢枪,所以他甘愿成为九头蛇的武器,只为了能和Brock待在一起。

      就是一个如此深爱着Brock的Winter,在James夺回身体主权,也是Brock自爆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一大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和痛苦。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他是善良的布鲁克林小王子James,也是痴情的杀人武器Winter。

     James心中抑制不住的兴奋使他几乎是睁着眼睛到那里的。“Brock一定是住在一个小房间里的。他现在一定是一边翘着腿抽着烟在看电视,他看见我的时候一定会把烟吓得掉到地上,他一定会说‘操!你怎么在这里!’”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几乎断定Brock会在那里等他。

      两秒钟后,James的穿越终于结束了,在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似乎处在一个未知的量子领域。他满心欢喜地东张西望,一个让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到声音出现了。

      那一刻,他的头皮发麻,双腿发软,瞳孔放大,嘴巴微张,舌头僵硬到说不出话来,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内心深处的某个东西似乎开始松动——

     “желание(渴望)

       ржавчина(生锈)

       семнадцать(十七)

       рассвет(黎明)

       печь(火炉)

       девять(九)

       доброта(善良)

       домой(回家)

       один(一)

       грузовик(货车)”

【盾铁】Need. [part2]

*ooc有

*时间设定在内战前

*Bug还是很多

*还是小学生文笔

*可能是BE

 *巨短

    在这个疯狂派对的一个星期后,复仇者的内战爆发了。七天前Peter和Scott还在一起偷吃Clinton藏起来的腌黄瓜,现在却和对方大打出手。其实你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你就会发现大家都没有在认真打架。如果连Peter都能接住Bucky的铁拳,那他们就是在闹着玩了。

      在大广场上一边“厮杀”一边讨论着晚上吃什么的人玩的不亦乐乎,在另一个场景的大家长们却是真的杀红了眼。

     “Steve,复仇者需要……约束!”Iron man奋力挡住一次盾击,接着就给对手一个措不及防的掌心炮。

      “约束?Stark你可从来没听过我的话。”Steve的盾被Iron man的攻击打掉了漆,趁Jarvis给战甲充能的时间,他抓着对方的肩把对方推倒在地。

      “操!你来真的?!”Captain America的这一下可把Iron man给摔蒙了——连人带甲地摔在地上对后脑勺可不太友好。Tony在战甲里快要窒息了,他想要打开头盔好好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却被Captain America突如其来的又一盾砸得差点失去意识。

      盔甲里的人早已是鲜血淋漓,骑在“受害者”身上的那位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在Steve把Tony的面甲扒下来后,有那么一刻,Tony还以为他是想静下心来和自己好好谈一谈,谁知一睁眼——一张巨大的(竖着的)盾牌正要砸下。Tony完全是凭本能地举起手用尽全力当下这一击,即使手臂上的盔甲已经被盾砸断,但他的鼻梁还是被怼出了血。

      盾牌还立在半空,下面是一双破损的红色铁手。Stsve红着眼睛,用着近乎哀求的语气对Tony说“你说过,遇见我之你这辈子的幸运。你需要我,Tony·Stark。”

      “噢,是的,我是说过。这和那个监管机制……有什么关系”被压着的Tony喘着粗气,贪婪的吸着那几口来之不易的氧气,“Well,听着,Tony·Stark需要Steve·Rogers,但Iron man不需要Captain Americ-……”

        Steve再次打断了Tony,他快听不下去了,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在滴血。

        盾牌被高高举起,Tony以为对方想要把他的脑浆都砸出来,便下意识地护住了脸。可这次落下的位置变成了Iron man胸前的方舟反应堆——Tony·Stark的心脏。

      盾牌被紧紧地镶在蓝色的反应堆上。那一刻,Tony几乎要窒息,就和六年前的那次一样,差点就硬生生的夺走了他的生命。

     Steve的心快要跳出来。他的眼眶红了,站起身时趔趄了一下。

    “你……好自为之吧”这几个听不出任何感情的单词从Steve的牙缝中挤出来。他走了,也把那块象征着Captain America的盾牌留在了那里。

【盾铁】Need. [part1]

*ooc有
*时间设定在内战前
*Bug贼多
*依旧小学生文笔
*大概是BE

    

    好吧,Tony承认,他的确有说过“遇见Steve是我这辈子的幸运”,但这都是在他喝醉酒后说的。酒精会麻痹人的小脑,这个道理连他这个理科生都懂,为什么还会有人在意一个醉汉说的胡话呢?
    

    Steve对Tony的爱不像Wanda对Vison,Banner对Nat的一样,他的爱是默不作声,悄无声息的。例如每天早上专门在晨跑后抛下Sam冲回复仇者大厦叫给Tony做早餐并叫他起床。他也会偷偷地帮Tony洗去衣服上的机油,会在Tony工作到深夜时往他的咖啡里加上一点点安眠药,噢!Steve当然知道这样不好,所以他早就把加啡调了包。
    Tony知道这是大厦里的某个人干的,但他并没有很在意,就当做是来了一只田螺姑娘吧。
    某天夜里,Tony像往常一样从地下室里出来给倒一杯咖啡支撑自己熬过后半夜。就在他哼着小曲走到厨房门口时,他撞见了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的Steve。
    “ummmm……那个好像是我的杯子”Tony有手指了指对方手中拿着的东西,他不敢走过去,现在他身上的汗味我汽油味大到可以熏死一只苍蝇,如果再被Steve发现自己又工作到深夜,他肯定会在明天的集会上当着大家的面把自己数落一番。
    “哦,恩……我知道,这杯就是到给你的。”此时的Steve也有点心虚了,他的手心开始冒汗。万一被Tony发现了他会不会看不起自己,百岁老人竟对自己的侄子心怀不轨?!这个消息足够让Bardon笑上一个星期,“你怎么了?”
    “不不不,没事,你忙你的,我去睡觉了”Tony慌乱地把手中的杯子往Steve缓缓靠近的大胸里一塞就“落荒而逃”了。

      两天后, 在Tony的生日派对上,被某位不知名老爷爷的“哄骗”下,Tony一口气喝了一整瓶“阿斯加德特产”。脑子里一团浆糊的Tony·Stark说出了一句让他自己后悔了好几年的话——“遇到Steve是我这辈子的幸运。”说完这句话后他就断片了,只记得大家都在起哄,Vison贴心地捂住了Peter的耳朵,Thor一副吃了狗屎的样子,还有Steve,他的脸红极了,可爱得让人想要扑上去咬一口,可惜Tony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已经醉的瘫在沙发上起不来了


最主要的后半段留到p2了,这篇只是个过度,所以不好看。
    

【贱虫】告别

*ooc有
*全对话体
*脑洞产物Bug贼多
*再次小学生文笔
*大概是BE

    “嘿,Wade。”
   
    “嗨!Spidy~你终于给我回电话了,你还活着真是太棒了!你知道吗我刚才和别人一样化成灰的时候我还高兴呢,灭霸这个老不死的终于肯放过我了。可以想到你——我的小可爱还有可能没有化成灰飞走我就立刻从一团灰变回了人!你是没看见,旁边的人都被哥吓傻了,他们的……”
   
    “等一下Wade,你先听我说,我……我是来告别的,记得帮我……”
   
    “What!?”
   
    “我时间不多了,听着,你先帮我给梅婶报个平安,不要告诉Nad我是复仇者,还有,你可以在半夜的时候偷偷的去Nad家把那个死星模型拼好,最后,别忘了帮我照顾好梅婶,以我男朋友的身份……”
   
    “不是!Peter你在哪?让我去找你!”
   
    “没时间了,Kevin,切断通话!”*

注1:这句话是Tony说的

“真相是假”(片段练习)(巨短)

*ooc有
*复联3片段剧透预警!!
*虫铁师生情
*大概是糖? 
*一句话盾铁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   

    

    “Oh Lord!”     
    这次,再也没有人会纠正他“叫星爵就好”     
    在一次诡异的波动后,Peter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奇怪。先是从脚趾头开始,然后再蔓延到脚踝。那种说不上来的奇妙感觉让他的下半身又酸又疼,扩散开时甚至会带来一些快感。    
    Peter低下头看了一眼,令他震惊的不只是自己已经消失的小腿,还有正在悄悄消失的双手。这真是太刺激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但最终还是疼痛感战胜了快感。他的下半身完全地消失了,上半身也仿佛会掉到地上的那堆骨灰里。     
    “Mr.Stark……I、I Dont Feel So Good.”Peter倚在身后的小土丘上,飞奔过来的Tony抱住了这个瘦小的身躯。他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加上 自己腹部的消逝后随之而来的窒息感,这位脑回路比较长的小朋友终于意识到——他快要死了。 
    “I…I Dont Wanna Go…Mr.…I Dont Wanna…”Peter要绝望了,作为纽约好邻居Spider-man,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人民,还让他们为自己的失职买单。作为Peter.parker,他决不能就这么死去,梅婶还在家等他回去吃饭,答应了Ned晚上去他家拼死星,那个传奇般的Tony.Stark是他的导师。和同龄人相比,他的人生已经比别人好太多太多。最重要的是,自从坐上校车到现在,他都没有给梅婶打过一次电话。 
    Peter的脑子失控地回放着过去的事情,他的泪腺几乎要崩坏,泪水就快要夺眶而出,可惜,眼泪还没来得及留下来,那句“I Dont Wanna Go.”还没说完,他就无情化成地了泰坦星中众多灰中的其中一堆。 
    “I Dont Wanna Go”Peter只留给Tony这么一句令人揪心的话。灭霸打响指用了1秒,这股巨大的能量传波至全宇宙用了1.3秒,波及到地球也只用了2秒。Tony知道自己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可是在泰坦星,在距离自己不到十公里的范围内,Dr.Strange,Star Lord…在他的眼前化为灰烬。他只来得及冲过去抱住Peter——这个坚强的孩子。 Tony紧紧的攥住手中残留的那团灰,就像几秒钟前他还握住Peter的手一样。 
    “Sorry.”他强忍住泪水,看着“Peter”被风吹散到泰坦星的各个角落。
    Tony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庆幸还是悲伤。庆幸于自己是那50%,复仇者还有可能战胜灭霸,庆幸现在的处境没有和他那可怕的恶梦那么相像。同时他也在害怕着,害怕就剩下他一个复仇者,害怕以后再也见Pepper,害怕再也没有机会让Cap原谅自己。 其实复仇者就是这样,既要不择手段地保护人民,又要承担政府的损失。既不满于自己的苟活,又得只身与灭霸的无限之力抗衡。他们既是无所不能的复仇者,又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介凡人。这条路是他们自己选的,同时他们又不得不选。 
    过了许久,Tony从地上踉踉跄跄地爬起来。他并没有为死去的同胞悲伤太久,因为他知道——
    这一切都是Dr.Strange的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