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的柳梓煞

在Lofter白嫖一年多的伸手党终于决定回报社会啦!
cp:盾铁,锤基,冬叉,贱虫,幻红,奇异玫瑰,双豹,福华,德哈,罗赫,GGAD,哈蛋,莫萨,超蝙超,绿红,RF,肖根
学生党,不定期更新,周末不更,争取每周双更吧
看清楚了再关注哟:D

【冬叉】Back [一发完]

 *ooc有

*私设有

*仍旧小学生文笔

*是BE吧? 

*有点短

*时间线在复联3

  “Buuuuuuuuuuckyyyyyyyy!”在挚友Steve的哀嚎中,我们的“百岁老人”James·Buchanan·Barnes和其他人一样化为了灰烬。

     James并不惧怕死亡,相反,他为此而感到释然。说真的,James盼这一刻已经盼了好久了,他希望自己能在一场伟大的战争中牺牲,然后就能体面地去见那个人——他心中的白月光,Brock·Rumlow。

      如果在下面真的见到了Brock,应该怎么和他打招呼呢?James不安分的想着,是说“嘿!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还是直接来一句“我好想你”。要以一个真么样的身份去见他呢?Winter?还是James?其实自从他七十年前坐上那把烫头椅开始,James就已经不复存在了。日夜不停地洗脑使James的人格逐渐被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九头蛇的杀人武器——Winter。

      藏在深处的James能感觉到,Winter是爱着Brock的。在Winter坐上烫头椅的时候,他的目光是看向Brock的,在醒来时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Brock。他的记忆是由Brock组成的,他的生活也是由Brock组成的,Brock就是他的全部。因为Brock喜欢吃李子,所以他就每天都去菜市场买上一斤李子,因为Brock喜欢枪,所以他甘愿成为九头蛇的武器,只为了能和Brock待在一起。

      就是一个如此深爱着Brock的Winter,在James夺回身体主权,也是Brock自爆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一大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和痛苦。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他是善良的布鲁克林小王子James,也是痴情的杀人武器Winter。

     James心中抑制不住的兴奋使他几乎是睁着眼睛到那里的。“Brock一定是住在一个小房间里的。他现在一定是一边翘着腿抽着烟在看电视,他看见我的时候一定会把烟吓得掉到地上,他一定会说‘操!你怎么在这里!’”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几乎断定Brock会在那里等他。

      两秒钟后,James的穿越终于结束了,在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似乎处在一个未知的量子领域。他满心欢喜地东张西望,一个让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到声音出现了。

      那一刻,他的头皮发麻,双腿发软,瞳孔放大,嘴巴微张,舌头僵硬到说不出话来,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内心深处的某个东西似乎开始松动——

     “желание(渴望)

       ржавчина(生锈)

       семнадцать(十七)

       рассвет(黎明)

       печь(火炉)

       девять(九)

       доброта(善良)

       домой(回家)

       один(一)

       грузовик(货车)”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