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ZS!

在Lofter白嫖一年多的伸手党终于决定回报社会啦!
主混EDM和DC,漫威淡圈中
cp:超蝙,盾铁,锤基,冬叉,贱虫,幻红,奇异玫瑰,双豹,福华,德哈,罗赫,GGAD,哈蛋,莫萨,绿红,RF,肖根
学生党,不定期更新,周末不更,争取每周双更吧
看清楚了再关注哟:D

Matanioa 2(未授翻)(完结篇)

*渣翻注意

*Matanioa1



AO3原作者:below_decent_villain

Summary:逃离临冬城是一回事,但逃离Ramsay又是另一回事。Theon没有回到他的妹妹身边。他有一个计划,死后消失,这样Ramsay就再也不会碰他了。

他几乎要成功了… 



 重写Theon和Sansa被Brienne of Tarth拯救后发生的事情。  


Chapter2:Animal Impulses

 

 Notes::首先,我只想感谢所有留下评论和赞誉的人,我非常感谢!!第二,英语不是我的母语,我在表达其他东西上很纠结,但我希望你们能喜欢我的写作. 

 

      


       他的头在上下摆动,身体在左右摇晃。这是一种节奏舒缓的动作。几分钟过去了,身体没有再摇摆。他站露天的海面一艘船的甲板上,船沿着稳定的海浪轻轻掠过。海鸥尖声尖叫,但对他来说,这是耳边的乐曲。咸咸的海水溅在栏杆上,湿透了他的衣服,但他不在乎。Theon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他不记得他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他将要去哪里,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海面上风平浪静,不知什么原因,他的怀旧之情油然而生,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头拉扯着,但却遥不可及。某种声音在他的后脑勺持续不断的嗡嗡作响。痛苦的回忆不时地在脑海中闪过,但很难辨认。是一个瀑布,他回忆道。寒冷和悲哀席卷他的全身。一个身影映在他身上。要快要死了。

       他死了吗?平静的大海顷刻间变得波涛汹涌,暴风雨的乌云聚集在他的头上,狂风怒吼,把小船掀翻在地。Theon失去了平衡,他跌跌撞撞,绊在栏杆上,溅起的水花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沉入深海的黑暗之中。寂静笼罩着他,就像在他身上盖了一条毯子,他开始感到窒息,他试图四处游动,但是他的胳膊动不了。在远处,微弱的光线穿过黑暗,变得越来越强,直到他看到的都是白色的。

       即使他的眼睛闭着,他也知道树木还在他周围。他感觉到雪花在空中飘落,在他身边跳舞。他又回到森林里了,离那条河流很远,因为他没有听见水流的声音。他开始恢复所有的知觉,他发现自己坐在马背上。马鞍让他感到不舒服,正准备换位置时,他感到有人在他后面,双臂搂住了他的身体。透过他眼皮的缝隙,他看到一双手紧紧地握住缰绳。那双手雪白得像盖在地上的雪一样。他不知所措。他没有死,那很糟糕,这件事让他知道这非常糟糕。

       他身后的人的呼吸抚摸着他的右耳使它变得湿润。是他们救了他吗?也许有人看见他试图自杀并阻止了他。他们不应该这样做,他们救不了他。他的太阳穴隐隐作痛打断了他的思绪。脸重新变得温暖。不,他被俘了。焦虑使他更加心烦意乱。

       那个怪物就在他身后。这就像一场噩梦。泰昂想大声尖叫。对所有的神,对任何一个神请求宽恕,这样他就可以免于这种命运。他难道没有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吗,难道他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吗?他试图消失,为什么还会受到惩罚?一声微弱的呜咽从他嘴边滑落。

“你醒了吗,Reek?“

       听到主人的声音,Theon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四肢不受控地猛地把他搂进怀里,。他们两人都是由于突然的行动而摔下了马,在一堆马蹄声中跌落在地。很快,Theon用近乎非人的速度站了起来。肾上腺素从他的身体里喷射出,就好像是从弹弓上发射出来的一样。Theon匆匆一瘸一拐地站了起来,眼睛迅速地扫视着地面。他现在走到哪里了?橡树,灰烬和松树在他面前排列,无边无际,像他梦中的海洋一样,浩瀚而又空虚。他失去了方向感。他不知道那条河在哪里,也不知道临冬城和黑城堡在什么方向。他像一只被吓坏了的母鹿一般,蹒跚着走了几步。他害怕自己的双腿会再次被控制住。他听到Ramsay在背后,绝望在他心中滋长。

       “Reek!“Ramsay的声音就像一根鞭子的裂缝,能把空气撕成两半。

       Theon尖叫起来。他还不够快,走不了多远Ramsay就会抓住他。那匹已经吓了一跳的马一度被Ramsay的爆发吓了一跳。Ramsay在雪地上摔倒了。Theon看到了他的机会,他的腿又奇迹般地工作了。恐惧感是如此强烈,他的伤口并没有像他过去那样困扰他。Ramsay把他的两个脚趾都切开后,他每走一步都会受伤。现在的他比以前任何时候跑得都快。跃过倒下的树,蹲在其中几根树枝下。他走过一棵松树,然后躲在它后面,在松针之间窥视着,紧张到完全喘不过气来。除了几米远的树枝上落下的积雪外,没有任何生物运动的迹象。Theon舒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他和Ramsay之间似乎已经有了很大的距离,但他的主人很快就会再次追上他。雪在他的靴子下面吱吱嘎嘎地响,他想把它们刮干净。有几次他停下来屏住呼吸查看周围的环境。大多数的时候他什么都听不见,只有一些雪随着低沉的撞击声落到地上。尽管他试图压制,但希望的火花仍在他心中燃起。每当Theon以为他逃离了Ramsay,终于摆脱了虐待狂的暴政,当他相信自由触手可及时,他的主人都会抓住他。对Ramsay来说,这只是一场游戏,一场他自己写的剧本,他控制着它的执行,一部分一部分地完成。Theon不会去任何地方,因为这出戏的结局是Theon回到他开始的地方。

       然而,这次不同,Ramsay没有控制住剧情的发展。珊莎成功地与她同父异母的哥哥——琼恩·雪诺团聚,她现在是守夜人的指挥官。在那里,她将远离Ramsay。他情人的头骨在临冬城的石头上裂开。Theon不相信Ramsay会让这一切发生,除非这会对他有某种好处。珊莎的婚姻巩固了他对北境的控制,没有了珊莎,他的权力就会被削弱。琼恩·雪诺是Ramsay的敌人,兄弟姐妹们会变得更强大。他们会对Ramsay的权力构成威胁。米兰达一直是狗窝主人的女儿,这不重要。她的死也将毫无意义。。如果Ramsay想杀她,他会这么做。他把杀人当作一项运动,就像他对待其他女孩一样。除此之外,他似乎特别喜欢她,不同于以前的仆人。Theon认为这不太可能是一个诡计。当最后一个肾上腺素从他身上渗出来时,他勉强地吸了一口气,跪在了地上。他强迫自己继续前进,回忆起马是如何疾驰而去,留下Ramsay一动不动地躺在雪地里。那匹马一定是把他打昏了,Theon有机会了。

       已经没有声音能证明Ramsay还在追他。

       没有任何征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甩到一边。Theon撞上了一棵树,滑到了树墩上。Ramsay碰到他的一刹那就把他推向树干,粗犷的树皮刮破了Theon的后背,他身上的破布滑落下来。他颤抖着,避开了Ramsay的目光,他

       后者把自己的脸贴在Theon的脸上。 

       “你以为你他妈的能逃到哪儿去!?”Ramsay哑着嗓子,捏着对方的肩膀。

       “嗯?Reek?“他使劲地把可怜的Theon推到树上。

       “回答我”当Theon没有回答时,Ramsay咆哮着并反手给了他一巴掌。

       Theon把头猛地甩到一边,他转过头来,悬在了意识的边缘,想要沉入地底。

       请把我带回梦中的那艘船上,他想。 

      “不,不,不,你应该和我呆在一起,Reek。”他听到Ramsay 的呢喃声,一只手紧紧地握住Theon的下巴。Ramsay把Theon的头转过来,好让他们对视。Theon闭上眼睛避开了对方。

冰冷的金属抵在他喉咙上。他忍住了。

      “打开它们。”Ramsay严厉地说,刀刃压在西昂的皮肤上。泰森不情愿地服从了。

       他的两只苍白无色的眼睛对着他。Ramsay微笑着,没有一丝温暖。他像野狼一样准备着进攻。坚固的皮毛,裸露的牙齿,似乎随时可以咬人。他手臂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被捕获的猎物,Theon想。他现在任由一个凶恶的掠食者摆布。

       “我想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背叛你的主人。”Ramsay慢慢地说,就好像在和一个半智的人说话。 

       Theon保持沉默,因为他不能张嘴说话。Ramsay不耐烦地把手伸进Theon的头发里,手指紧紧抓住他棕色的卷发。他大叫一声,Ramsay把刀压在他脖子上,直到血从脖子上滴下来。这并没有让Theon开口说话,不知怎么的,刀的威胁并没有令他的舌头移动。他不会否认,他很害怕,但在盯着麦克伯顿爵士的脸时,这把刀是相当容易忽视的。上次看到这把刀的时候,它散发着波顿一切成就的光芒。他的胃像愤怒的蛇一样蠕动着,把胆汁推向喉咙。在Ramsay的脸上出现了令人厌恶的东西,他的脸上写着一个微笑。对珊莎那伤痕累累的身体的挂念占据了他的心,护城河村的居民以及他们在户外冒着热气的刚被剥皮的身体。他们以为自己被放走了,结果却变得一文不值,成为令人不安的装饰或者腐烂在无名的集体墓穴里。Theon想到了这些事情,他确定自己所做的事是对的。邪恶的事情发生了,Theon破坏了其中的一些。但那只是一小部分,如果可以,他会做任何事情去反抗。自从他成为Reek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反抗他的主人。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摆脱了主人忠实的宠爱。

       “主-主人......伤害了别人......”

       Ramsay向后退了一点。抬起眉毛,轻笑一声。

    “Reek,你这个愚蠢的小怪人,我一生都在伤害别人。 有时是因为我必须得这么做,有时也因为我愿意这么做。“

       “你不应该那么在意这件事。一个好的宠物除了他的主人不会在意其他的任何事情并听从他的命令。我把训练你成了一个好宠物,不是吗?“

“你杀了那些人……你伤害了珊莎夫人……你……”他说不出最后一件事,那天晚上在卧室里他压倒了他。珊莎的尖叫声使他的眼泪流下了脸颊。Ramsay一直盯着他,Theon抽泣着,睁大了眼睛。

       “我对你很好,比其他任何人都好。我做的任何事都不能让你感激我对你的关心“他在Theon的脸上玩着刀。刀子沿着他的下巴,游走在他的嘴唇和鼻子上,轻轻地掠过他的眼睑。

       “但你却通过杀死我所珍爱的人来报答我,拿走了属于我的东西,毁掉了我辛辛苦苦工作得来的一切。”他的主人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他收回了刀,用手指捻了一下刀锋。他突然用手捧住Theon的脸,拇指碰在脸颊上。这可能被误认为是爱情,但Ramsay Bolton从未表现出任何的感情。

        他开始变得语无伦次。

       “我想割下你的每一寸皮肤,直到你一无所有。让乌鸦在你奄奄一息的时候啄食你的身体你”我想切断你的胃,当你尖叫时让狗们尽情享用你的内脏”他克制着他的表情和其中混杂的愤怒和其他东西,野兽的气场又回来了。他通常会带着一种玩乐的口吻说话,他对他的受害者所知道的酷刑计划感到高兴。当恐惧袭来时,他享受地看着他们,但这次他的语气和往常完全不同。Ramsay是来报复的。他向瘫倒的Theon伸出爪子。

      “我希望你能感受到你给我带来的每一丝痛苦”他的话语中隐藏着悲伤。他放松了他的手指。

      “但我不会那样做的。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Ramsay挺直了身子,冷冷地凝视着Theon的眼睛。

      “因为你是我仅有的一切”

        Theon承受不了这么多,他的脸色煞白,他想要去死。他低下头开始哭泣,开始低声呜咽着。 不,不,不,他宁愿被剥皮,也不愿回到主人身边。他想不出比这更糟的事情。

       “在那里,只有你一个人”Ramsay把手指放在翘着的下巴上。 透过肿起的眼皮,他看到主人狡猾的微笑,恶心到想吐出来。

     “不!“他惊叫着把Ramsay推开。他用右臂一拳打在主人的鼻子上。一股剧痛从他的指节传到他的肩膀上。那个关节已经裂开了。他在Ramsay踢腿之前把手放在他那该死的鼻骨上。他重重地摔在地上。Ramsay站起来,拿起刀子跟在Theon后面。

       Ramsay紧紧抓住Theon的褴褛的衣衫,揪住衣领把他拽回来。布料呛住了他。他咳得很厉害。他想爬走,但无济于事,他能做的就是用指甲去抓雪和泥土。Ramsay骑在他的臀部上,让他留在原地。他像老鼠一样陷在陷阱里。Theon把脸埋在张开的双臂之间,嘴里嚼着泥土,不动了。

      “那里……”他身上的重物稍稍移动了一下,Ramsay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去他妈的,该死的。每次尝试都失败了,他早该知道不去尝试。为什么他从来不知道他在自掘坟墓,Ramsay会把他的尸体一个一个地埋进坟墓。Theon Greyjoy已经躺在那里,一具腐烂的尸体,而且他的主人从Reek身上拿走的每一部分都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铁民。Theon无法忍受这种想法。他的一生是一个死刑,时终身监禁。

      “杀了我……”这些单词还没有形成一句话,它们就像幽灵一样离开了他的嘴巴。太安静了,如果有人听到,那还真是难以置信。

      “杀了你?Ramsay问。

       乞求死亡Theon以前做过这种事,他记得Ramsay的回答。“你的死对我没有任何好处”就在他快把Theon吓坏时,可怜的奴隶Reek,一切都烙进了他的记忆。这句话在他脑海里回响,像一首圣歌,不断地提醒他为什么每天都会这么痛苦。

        Ramsay听了,叹了口气,他听起来很生气。接着是长时间的停顿,Theon想知道Ramsay在想什么。他是如此难以捉摸,长时间的间歇使他紧张起来。他是在考虑这个问题,还是在考虑先切断哪个手指。

     “也许我应该……你已经变成了一只疯狗Reek,疯狗应该被杀死。”他从眼角里看到刀锋在灯光下闪闪发光。Ramsay轻轻地把刀尖放在Theon的喉结下面。他咽了口口水。

       刀子在切割边缘,放在下方的动脉上。就像一个人在杯子里倒了很多水,水位微微上升,离溢出只有片刻的距离。Ramsay把它举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Theon紧绷着自己的神经。那几秒钟过得极其缓慢,仿佛时间在拖延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他怎么还不动手? 他是不是在玩弄Theon? 当然,这还用问。他可能会把刀拔出来,但他最终决定慢慢地拖着刀来延长他的痛苦。只要能够让Theon流血。 刀开始颤抖。

      “R-”Theon正要说些什么,这时刀子戳破了他的皮肤。炽热的感觉蔓延至他的脖子,他睁大了眼睛。寒冷和温暖在他身上同时释放,就像他的灵魂离开了他。

        Ramsay把他翻过来,他想看着他,想看到生命离开被他屠杀的生物。期待看到他脸上的笑容,纯粹的享受着他的宠物被自己的血液憋死,当Ramsay只露出一个冷淡的面具时,Theon感到震惊。

      “你现在是我的一部分”Ramsay摁着Theon的伤口,他把刀一掠而过,指尖被微小的血滴染红。

       那把刀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注:我的第一个同人小说,就这样了。

无论如何,对任何反馈我都是喜欢的,因为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作家,只是一个对这对搭档表达出自己感情的人。


评论

热度(16)